得不償失!基金公司80后投資經理,用父親賬戶交易三只證券,被罰沒近48萬!還把工作丟了

中國基金報記者 劉宇輝

上海監局官網7月19日掛出今年第3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一家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專戶投資經理因存在“未按規定申報投資”和“利用基金財產為基金份額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兩大違法行為遭罰,合計罰沒近48萬元。

得不償失!基金公司80后投資經理,用父親賬戶交易三只證券,被罰沒近48萬!還把工作丟了

處罰決定書顯示,被處罰的當事人叫張毅,是一名80后,2017年3月,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某基金公司)在內部檢查時發現張毅未按規定申報投資、利用基金財產為基金份額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并及時報告上海證監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投資基金法》(以下簡稱《基金法》)的有關規定,上海證監局對張毅未按規定申報證券投資、利用基金財產為基金份額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一案進行了調查、審理,并依法向當事人告知了作出行政處罰的事實、理由、依據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應當事人申請,上海證監局組織召開了聽證會聽取當事人陳述申辯意見。本案現已調查、審理終結。

兩大違法事實

經上海證監局查明,張毅存在以下違法事實:

一、 未按規定申報證券投資

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張毅擔任某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專戶投資經理,在2016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張毅利用其父親張某芳的證券賬戶進行了證券投資,但事先未向某基金公司申報。

以上事實,有該基金公司總經理辦公會會議紀要、《員工承諾函》《員工股票申報信息表》、“張某芳”證券賬戶交易流水等證據證明。

張毅上述行為違反了《基金法》第十七條第一款“公開募集基金的基金管理人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和其他從業人員,其本人、配偶、利害關系人進行證券投資,應當事先向基金管理人申報,并不得與基金份額持有人發生利益沖突”的規定。

二、利用基金財產為基金份額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

2016年7月至2017年3月,張毅擔任某基金公司固定收益部專戶投資經理并負責多個專戶資產管理計劃的投資管理,期間,其控制“張某芳”證券賬戶進行“15華聯債”“16鄂稻01”“14金貴債”的債券交易。在上述3只債券交易不具備快速有利交易條件的情況下,為了規避市場價格波動風險,張毅在其控制的“張某芳”證券賬戶與其管理的專戶資產管理計劃之間交易上述3只債券,為“張某芳”證券賬戶獲取快速交易及價格上的優勢。具體交易如下:

1.2016年10月28日,“張某芳”證券賬戶賣出“14金貴債”32,429張,同日,張毅管理的資產管理計劃1買入該債券40,000張。

2.2017年2月23日,“張某芳”證券賬戶賣出“15華聯債” 108,721張,同日,張毅管理的資產管理計劃2買入該債券147,171張。

3.2016年11月16日,“張某芳”證券賬戶買入“16鄂稻01” 8,690張,同日,張毅管理的資產管理計劃2賣出該債券9,000張。

經計算,“張某芳”證券賬戶上述交易產生違法所得共計229,001.31元。

以上事實,有該基金公司總經理辦公會會議紀要、張毅任職專戶投資經理的產品名錄,張某芳證券賬戶及銀行賬戶資料、交易明細、手機MAC截屏,張毅及張某芳的詢問筆錄、相關專戶資產管理計劃指令委托成交記錄、萬得金融終端數據、上海及深圳證券交易所盈利計算結果等證據證明。

張毅上述行為構成了《基金法》第二十條第三項“利用基金財產或者職務之便為基金份額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的行為。

張毅的五條申辯意見

針對上海證監局的調查,張毅在其提交的陳述申辯意見及聽證會上提出:

第一, 其對基金行業法律法規了解不夠;

第二, 已及時將盈利上繳基金公司并彌補專戶損失;

第三, 違法行為發生后,基金公司已給予其開除的處分,并停發其獎金,已受到嚴厲的經濟處罰和處分;

第四, 其在案件調查過程中積極配合、認真悔過;

第五, 鑒于債券交易量較小,按照收盤價計算很可能與當天實際成交情況有一定誤差,且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五年前已發表估值處理標準,采納中證估值數據替代交易所收盤價確定債券公允價值,因此請求以涉案交易前一日中證估值作為基準日計算違法所得。

兩項違法行為被罰沒近48萬

針對張毅提出的五條申辯意見,經復核,上海證監局認為:

第一,當事人作為基金經理,有熟悉基金從業相關法律法規的義務,其提出的對基金行業法律法規了解不夠不是法定的免責事由。

上一篇:科創板現4起異常交易!投資者哪些交易行為會被
下一篇:10月24日今日券商機構看好個股一覽
平特一肖是多少倍